网站APP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» 魅力锦屏 » 走进锦屏 » 历史沿革

锦屏革命先驱龙大道:“龙华24烈士”之中唯一的少数民族

字体:          点击量:次      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

他是共产党员,曾经被捕过、越狱过,当过代理浙江省委书记,领导过上海工人武装起义……他是贵州人,是“龙华24烈士”之中唯一少数民族。

站在龙华烈士陵园的纪念碑前,1931年2月7日,划过上海夜空的密集枪声,似乎还依稀萦绕在周围。在枪响的那一刻,龙大道和他的战友走向了永恒的辉煌……

20来岁的“远大抱负”

上海这个国际性的大都市可谓寸土寸金,而在西南面的龙华路附近,始终保留着一片开阔地,这里没有高层建筑、没有林立的商铺,有的只是宁静、庄严。

这里就是面积达19万平方米的龙华烈士陵园,建成于1995年的陵园有着上海最大的碑林,有着历届国家领导人的题词,龙大道和战友们正是在这里被杀害的,国家和人民永远不会忘记。

提到龙大道时,龙华烈士纪念馆的研究人员陈玮都会在后面加上烈士二字,她觉得这是一种尊重。2010年,陈玮和同事们来到贵州茅坪,龙大道的家乡收集烈士资料。

“我们是坐车去茅坪的,在崎岖的山路上,很多人都晕车了,想想当年龙大道烈士从这里走出去,真是不容易。”多年来从事研究工作的陈玮说。

龙大道出生在贵州锦屏县茅坪村一个木材商人家庭,正因为有一定的家庭条件,他受到了良好的教育。当时同盟会会员吴志宾、黄竺笙在茅坪开办学校,龙大道就在这里接触到了先进的思想。1919年他到武汉读高中,1922年他考入上海大学,在此期间,龙大道不断接受新思想的熏陶,并于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正是因为龙大道从贫困山间走出,并接受革命思想熏陶,所以他比别人多了一分反抗精神。陈玮说,当时的环境下很多进步人士都动摇了,但龙大道的人生理想永固。

1923年,龙大道回乡探亲,当时流寇经常骚扰村里,龙大道便组织乡亲们拿起火枪等武器反抗,在村口埋伏,痛击了准备进村的土匪。从此,茅坪村名声大振,土匪再不敢轻易进村了。

敢于对抗恶势力的气节,在20岁出头的龙大道身上已经形成,然而支撑他忠于革命事业,并至死不渝的东西,则是他渐渐形成的坚定革命信念。

龙大道的“镀金之旅”

陈玮曾经到过东北满洲里收集资料,因为包括龙大道在内的很多中国共产党员,都曾经是从这里秘密前往苏联学习的。龙大道于1924年被党派往苏联,陈玮觉得,这是龙大道的镀金之旅,他在莫斯科东方大学一年多的学习中,更坚定了他的革命信念,也为以后领导工人运动吸取了经验。

1925年,龙大道回到上海,开始从事工会和各级党委的工作,在当时艰苦的环境下,他坚持在工人中间宣传马克思主义,工作中他也越发了解到当时民众的苦难。在龙华烈士纪念馆,记者看到了龙大道写给父亲的信,其中就写道:“贵州军队屈于北方军阀吴佩孚利用之下,不说天灾,人祸将更一而再,再而三连续而至,老百姓只有一天天蹈于水深火热之境……”

正是这种对当时局势的透彻分析和对劳苦大众的同情,龙大道组织工人拿起武器,他暗中组织工人进行训练,准备武装起义。

1927年2月,在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中,龙大道是闸北区的领导成员之一,工人们经过28小时的激烈奋战,占领了上海市全部华界地区,3月22日,上海市民代表会议召开,宣布上海特别市临时政府成立。

此后,蒋介石、汪精卫先后发动反革命政变,党的很多工作被迫转入地下,在此期间,龙大道曾经辗转上海、芜湖、黄岩等地,以教师、小商人、工人的身份为掩护继续组织工人运动。他还曾经出任过浙江省委工人部长、代理省委书记、上海总工会秘书长、上海各界人民自由运动大同盟主席及党团书记等职,成为中共的重要干部。

然而,这也使他成为了敌人抓捕的重要目标。

监狱中的“浩然之气”

当年关押龙大道的龙华监狱遗址,现在仍保持着原貌。高高的围墙、阴暗的牢房、20多斤重的铁镣,时时刻刻提醒着来参观的人们,当年这里并不能像现在这样自由出入,这里是关押着革命者的监狱,是“杀人的魔窟”。

陈玮说,1931年1月,由于叛徒出卖,上海党组织遭到破坏,龙大道也被捕入狱,龙华监狱就是他最后被关押的地点。而在之前龙大道也曾经在武汉被捕过,但是他却能组织狱友,悄悄挖松了墙角的石头,最终成功越狱。“这不是所有人都能办到的,靠的就是他那种坚定的信念。”陈玮觉得,有这种信念支撑着,龙大道只要有机会肯定会设法逃脱,而正是因为革命者的“不安分”,龙华监狱守备非常森严。

虽然敌人看管严密,但在狱中龙大道依然坚持斗争,他化名王明石,编造虚假情节迷惑敌人,又在法庭上怒斥审判人员。

2月7日夜,无计可施的敌人决定枪杀包括龙大道在内的20多位我党重要干部,在刑场上,有人高喊“中国共产党万岁”,有人高唱《国际歌》……

在龙华烈士陵园内,有一片空旷场地,纪念碑上的文字显示,这里就是龙大道和战友的就义地,“这里是原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刑场遗址……1950年在此发掘出部分带着脚镣的烈士遗骸……”

龙大道烈士的照片被挂在龙华烈士纪念馆里,这让更多的人得以瞻仰革命先烈风采;龙大道和战友的伟岸身影也永远印在人们心中。

尘封20多年的身世

1951年,在宁波市公安局工作的龙英尔突然被叫到局长办公室。

“你是龙大道的亲生女儿,由你母亲和继父抚养成人。”组织上同志的话,让龙英尔顿时愣住,她不敢相信以前大家闭口不谈的父亲,是这么有名的革命烈士。

接过中央函件、证明信和毛主席亲自签发的烈属证,龙英尔转身跑回寝室。她觉得这太突然,因为从小自己就过着在不同人家寄养的生活,身旁的人包括母亲都从不提及亲生父亲的事。

陈玮说,很多烈士后人都有这样的经历,这也是由于当时的环境所迫,隐姓埋名是为了保护烈士家属的安全。

待心情渐渐平静下来,龙英尔听母亲讲了很多父亲的事。“其实我和哥哥的名字都是父亲取的,父亲就为哥哥取名‘支雯’。支字四划,雯字十二划,意喻不忘‘四一二’牺牲志士。而父亲为我取名‘英尔’,则是英特纳雄耐尔首尾两字。”龙英尔在回忆中说道。

陈玮认为,从龙大道为自己的子女取名也可以看出当时革命者的那份坚定,对革命成功的美好希望。

现在,八旬老人龙英尔,将父亲的老照片挂在了家里的书房中,因为这是值得她骄傲的父亲。

分享到: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